两岸专家未来共军海空协同演练更频密 针对共军去年11月起的远海长航,专家认为,最具看点是12月7日宫古海峡的海空对抗演训,及「大鼻子」与远干机;且自今年起,前出岛链的海空协同作战演练,只会更频密。
 台北2日报导,若从「反介入/区域拒止」角度看,解放军专家亓乐义指出,中共兵力在前出第一岛链的过程中,对于「重要节点」要先有战场经营,而最重要节点是宫古岛东侧海域,其次是巴士海峡东侧的菲律宾海。
 他表示,当共军前出第一岛链后,日本与宫古岛会变成在机舰群的「后方、侧翼」,即共军的后路遭遮断;若日本军机或船舰在后方侧翼进行战术骚扰,将导致共军兵力部署无法展开。而台湾本岛对共军,则是另一个后方侧翼。
 基此,中共空军的远程电子干扰机是此波远海长航重要看点之一。从日本防卫省公布的讯息可发现,每次由宫古海峡前出第一岛链的演训,几乎都远干机的伴随身影。
 远干机属可主动攻击敌方的电子作战飞机。亓乐义指出,日本已在与那国岛部署搜索雷达,这也是共军远干机、电子侦察机频繁进出宫古海峡主因,目的是收集或干扰电子信号。
 战场经营代表要实战化演训以验证想定能否落实。亓乐义指出,从今年11月以来的10多次绕岛常航看,主要仍是中共空军与海军「各自演训」;但最值得关注者,是12月7日在宫古海峡东侧的演训,极有可能是在探索演练海空协同作战。
 日本防卫省对这场空海演练,仅称有4架中国空军轰6K轰炸机与一架海军运8海上预警机,另有一艘054A江凯2型飞弹护卫舰益阳号;但我国防部新闻稿称,「执行海空对抗操演」,且大鼻子是从巴士海峡前出后北航,由宫古海峡返回基地。
 亓乐义指出,中共空军战机与海军船舰尚未进行正式完整的大兵力海空协同演练,且同时跟多艘船舰进行协同演练很困难,要整合的信息太多;一艘军舰相对单纯变数小,况兵力越小做接近实战演练是合理的。
 这场演练另一看点是出动「大鼻子」。亓乐义表示,这架海上长程巡逻机整合巡逻与预警两种功能,虽然比专业预警机或巡逻机要稍差一点,但可两者兼容,续航力达11个小时,性能算很不错。
 大鼻子机上配备传输资料链,可与卫星通联,所侦测到的资讯可传送给空中战机、水面船舰与水面下的潜舰;过去曾演练以资料链引导022型飞弹快艇发射反舰飞弹,并成功命中目标,「我们海军非常注意这型飞机!」
 亦即,先从小兵力做基本的协同演练。亓乐义指出,第一步验证资料链能否有效连结,在没有敌方干扰下做初步的、有限的海空协同演练探索,逐步摸熟各战略节点的电磁环境。
 再从海空军训练流路看,中共海军第28批亚丁湾护航舰队于12月3日启航、5日通过日本大隅海峡;解放军报报导,该护航舰队于19日进入印度洋。
 据此推算,第28批护航舰队至少有一週时间,在西太平洋逗留配合进行相关海空演训。即去年11月中旬起的第一波远海长航属单一军种自训,12月起的前出岛链则多了海空联训意味。
 综整2017年的中共远海常航看,亓乐义指出,2018年起共军海空军演训会有「新的展开」,开始从空中多机对一舰、对两舰,再到多机对海上编队等训练只会更多,海空协同作战训练会更绵密。